隨憶錦江
首頁>>隨憶錦江

隨憶錦江

發布時間:2018-09-03
分享到:

一九九三年四月九日,我來到了錦江航運的集裝箱輪巴拿馬籍“MILDTRAN”輪,(后改為五星紅旗中國國箱通運輪)擔任船舶專職管事?!癕ILDTRAN”輪,443箱位,船速14節,航行往返于上海至大阪、神戶;上海至東京、橫濱。當時在錦江船員心目中這是一條公司運貨盈利的主力船,也是船員們心中跑近洋航線最好的一條船,航線短又靠上海港。我在錦江航運的雜貨船工作了兩年后,再跑集裝箱船有種欣喜的感覺。錦江航運初創時期船員由五大板塊組成:來自江蘇南通的部隊復員軍人;上海、大連、集美海運學院、南京海校畢業學生;海運局退休的聘用高級船員;上海近郊征地農業人員;工廠企業商調人員。大家聚在船上一起生活工作,倒也其樂融融。記得每次船靠神戶港,公司駐神戶辦事處的陳鳴永,是一位和藹可親的人,(我們稱呼他為陳教授,曾是上海海運學院的一名副教授);來到船上,給下地船員每人分發兩張來回神戶市區地鐵站的車票。船上政委吩咐大廚多炒兩個蔬菜招待,再加上當天的船員菜肴,(當時在日本超市蔬菜價格昂貴,都不舍得買),算是對祖國親人來訪的一種禮遇。
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二十多年,然而在“MILDTRAN”輪上,平時船員們敲鏟鐵銹、船舷補漆、綁扎檢查、通導救生設備保養、機艙搶修、做飯烹飪、防暑降溫、安全航行等許多事例都一一在我記憶深處回響。
在“MILDTRAN”(通運)輪工作生活的24個月中,我經歷了人生中兩個第一次。從一九九一年跑船直至今日,第一次紀錄最長在船時間;第一次政治生命開始,一九九五年一月,在船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在“MILDTRAN”通運輪兩年,我收益匪淺學到了海員堅毅的工作品質;為船舶安全航行準班而同舟共濟的集體奉獻精神。
回念漸漸老去的往事,懷念船上曾在一起共事的船員兄弟,有一種海員情愫在心底不斷滋長;至今我還看到一位同事的微信昵稱叫做“MILDTRAN”,那應該是深刻留戀航海生涯的一種詮釋吧!
二000年新千禧年來臨,海運市場商機萌發、萬象初榮。錦江航運新的領導班子也隨之順流而上,用以租代購的期租船靈活方式,先后租入洋浦國興旗下的德國造恒裕輪、隆裕輪;每艘712箱位航速16節的集裝箱船,投入到上海至日本關西航線,并且正式命名為“阪神穿梭快航”。二00一年,對市場極其敏感的一位公司業務高管,策劃一份海外日本貨運營銷方案,筆者有幸見到過這份書面草案,其中的兩項建議記憶深刻:在集裝箱體印制“J J”錦江LOGO增加錦江知名度、擴展廣告效應;承諾特殊、VIP客戶提供快速交貨服務。英文簡稱“HDS”。
錦江航運“HDS”方案的穩準實施,在新世紀之初蓬勃發展的海運市場中,打造了門到門、點對點的服務新概念,帶來了航運界集裝箱貨運的一抹亮色。時至今日“HDS”在航運業界,已經被國內眾多航運企業仿效復制,但其商業精髓和商務涵義被學到的渺渺無幾。憑借“HDS”近十八年的市場營銷積累沉淀,錦江航運在日本貨主客戶中留下了良好信用和美譽度。如今在錦江航運的HDS服務不斷深化,每艘船上都有一支HDS黨工團突擊隊,每周都擔負著精確到港以小時為計算單位,將HDS貨物運抵日本各個目的港的重任。錦江航運在日本航線深耕細耘三十年,不僅僅是海上運輸貨物過程的記憶,對今后發展引領為上港集團航運板塊龍頭企業都具有實質的現實意義。